示例图片二

中国单亲妈妈de寻子之路

2020-04-29 12:11:29 南京诗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已读
中国单亲妈妈de寻亲之路
作者:诗灵
 
第一章  谁偷走了我的的心思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龙珺听着这首歌,顿时热泪盈眶。她不止一次听到这首歌,可是每次听到都很痛心。她喜欢好多歌曲,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歌曲,但唯独这首,让她感触颇深。她在哥伦比亚大学期间与钟正善认识并恋爱,然后怀孕了。那个时候,她很快乐,青春的梦使她拥有了幸福和浪漫。然而,这样的时光很短。

“海汉,都怪妈妈不好。”龙珺不止一次责怪自己。

“孩子,你在哪里?”她无数次召唤着孩子,一直打听着孩子的下落。

今年42岁的龙珺依旧风韵犹存,年轻美貌,但是没有一天不在寻找孩子、思念孩子。算来儿子今年也该二十出头了吧。42岁是人生最成熟的年龄, 也正是事业旺盛的时候,无论是精力还是阅历都处于人生的巅峰。龙珺的潜能激发并非完全是处于中年的优势,而是由寻找她唯一的儿子引起的。儿子对她来说,是她生命的全部。

龙珺不仅人美、身材美,而且工资不菲。凭她现在的条件,追她的男人很多,但是她就是不考虑,一直过着单亲妈妈的生活。她的爸爸是个建筑设计师,妈妈是官员,从小在这样优越条件长大下,个性很是特别:刚柔并济。18岁那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哥伦比亚大学法律专业。大学期间,爱上了英籍华人钟正善。大四开学时意外怀孕。俩人在她怀孕期间在孩子的去留问题和后来定居问题上意见出现了分歧。而且,龙珺受家庭熏陶,具有强烈的爱国情怀,所以她的心还是重点在回国发展上。

钟海汉三岁那年的一天,龙珺出门为海汉买些用品,将海汉一人留在家中。由于突然停电,被关在家中的海汉惊惧万分,大哭起来。由于海汉的哭声很大,邻居以为她家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于是报了警。后来,龙珺夫妇受到了警察的批评,原因是监护孩子不当。当然,钟正善的父母闻讯后执意将孙子海汉带回家抚养,从此龙珺和钟正善之间的矛盾日趋加深。

龙珺回国后在北化集团工作,职位是市场总监。虽然跟她所学专业不是很对口,不过,市场总监的职位对她来说具有挑战性。她是刚强的女人,不但不惧这样的挑战,而且很喜欢。挑战意味着对生活充满决心,意味着对人生充满快感,所以她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李辰来到办公室时,龙珺已经在办公了:总监早。

龙珺抬头微笑视之:早啊李辰!看你今天气色特好,有什么好消息分享吗?

李辰把公文包,买来的几个包子和一杯热奶茶放在办公桌上:龙总,早餐用了没?

龙珺:吃过啦。然后指着早点对李辰说:快趁热吃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说的。

李辰呵呵笑道:难得见龙总这么风趣。今天我没想到你来得这么早,早知道买两份。

龙珺:谢了。最近公司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有打算吗?

还没。这个我早就听说过。李辰开始咬他的菜包。菜包的馅儿味道还不错,里面有些芝麻蘑菇等料,咬起来香香的。

钟正良打算收购北化,赵航又不安好心,看来这公司呀我是呆不了太久了。龙珺漫不经心的样子。

李辰听到此,鼓鼓的腮帮,显然一大口包子还没消化下去,卡在那儿:赵总不怀好意?

龙珺言不由衷地说:赵总和钟正良都非善意之辈。只是我没有想到公司要被钟正良收购。也想不到我会在这儿与钟家人见面,是我做梦也不会想到的。

李辰:龙总,你有什么打算?是不是钟家报复你?

龙珺:我看不会。钟家是生意人,图的是利益,这跟我在不在北化应该关系不大。北化又不是我的公司。如果钟家的目的是报复我,恐怕也不至于化这么大的代价要收购北化吧。所以,我认为,我在北化与钟家相遇完全是巧合。

李辰鼓掌,尽管只有他一个人的掌声,但龙珺心里温暖。

李辰拍了胸脯:也许你的分析是对的,我是你的助手,全力挺你。

龙珺:万一我们呆不下去了,你也要早点做打算。

李辰:那龙总,你打算怎么办?

龙珺:我去找我的儿子。以前一直找儿子却没有眉目,现在有点了,我就不能放弃这点希望。我一直后悔,当初不该抛下孩子。公婆一直不让我见到孩子,前夫也是对我恨之入骨。孩子那年才三岁,现在长大了,会不会也恨我这个母亲?

李辰:龙总,不要自责。现在不是有希望了吗。那时你一定有苦衷,我相信你。

龙珺叹了口气:是啊。若非情非得已,我也不至于丢下海汉。虽然那时我和他爸在怀孩子时的去留问题和后来我俩定居问题上意见不一致,但如果不是爸爸病故和妈妈瘫痪,我也不至于急急忙忙回国。

李辰点了点头。后来怎么了,去找孩子了吗?李辰问。

找了,他爸不告诉我消息。公婆阻止我见孩子。要不是这次钟正良巧合来谈收购北化,我想与钟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联系得上。钟正良是我前夫的弟弟,从他这儿我多少知道了海汉的情况。只是他不肯提供更多孩子的信息,似乎在以孩子绑架我的灵魂,一点一点地割我的肉。也许孩子的信息是他跟我谈判收购公司的筹码。但不管怎么说,我找孩子总会有线索了。

李辰安慰龙珺:龙总,只要有耐心,会找到你儿子的。

龙珺点头。李辰转换了话题:龙总,现在还坚持每天清晨拳击锻炼吗?

龙珺:坚持,坚持。练武人都是这样,所谓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天不练就会没长进。练拳不仅锻炼了身体,更是锻炼意志。这就是练武之人的超强意识为何长于常人的原因。



龙珺每天到拳击馆锻炼,认识了很多拳击业务爱好者,也认识了几位拳击师傅。

龙珺一身武功服,轻飘飘进了拳击馆大门。拳击馆内,有着各种必备的练拳工具,有的人正在训练。

龙珺在一处练着沙袋,有慢渐快,最后快如流星。

“好!好!”身后有人喝彩。

龙珺没回头,更是加快了打击沙袋的速度,只见沙袋只见影子不见物体。龙珺满脸笑容,额头也是汗水直滴。由于刚才有人喝彩,于是许多训练者都停下把目光投向龙珺。她知道刚才喝彩的人是男A。

“好,好,真好。”许多人又跟着喝彩。

“龙总,你若去参加全国性或全省性比赛准能拿上大奖。”一个90后男子恭维起来。

哪里,哪里,练玩玩。,我从来没有想到要去比赛拿什么奖次。”

“是啊。”其中一位中年男子附和。

首先喝彩的是男A,时间久了,大家都知道他在追着龙珺。

龙珺停止训练,沙袋摇晃着逐渐减慢。龙珺弯腰从包里取出一瓶矿泉水,然后拧开盖仰脖嘴对着瓶口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啊,舒服地输了口气。

男A竖起拇指夸赞:龙总,真是巾帼英雄啊。

龙珺盖好矿泉水瓶盖然后放到原来的地方,又掏出纸巾擦了脸上的汗水回复男A:“过奖,过奖。”

男A直勾勾地看着龙珺优美的曲线。

龙珺还以一个美人笑。龙珺的笑容很迷人,象是甜蜜般。

男A夸道:龙总,你真美。

走,我们找个僻静处休息一下。男A说。俩人坐在椅子上,男突然提出:龙总,我有个不情之请可以吗?男A不敢看龙珺的眼神,他怕被她再次拒绝,故而看着她好看的睫毛。不过,在他心里,龙珺哪儿都好看。但他也清楚,练武之人若是想征服或赢得对方的芳心就必须要有真本事。所以,男A开始盘算着一场真正的表白。

龙珺:你说,你说。

男A:我想请龙总明天在擂台上切磋切磋拳术,比个高低胜负,当然是点到为止。如果我赢了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龙珺问。

男A吞吞吐吐的样子:就是,就是做我的女朋友。大家也知道我追你好久了不是?

龙珺:男A,我们认识了那么久已经是朋友了。对于女朋友嘛,我还没想好。我的情况你不会不知道,暂时还不想谈男朋友。

男A:交男朋友对你有影响吗?反而可以保护你。有人体贴关心你不好吗?

龙珺想了想,这样被男A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既然她对男A并不动情,又何必浪费时间呢。她也知道,如果答应比武,自己的武术不敌男A,她就是拒绝他也难了。江湖规矩就是江湖规矩,江湖人很重义气。另外龙珺苦练的目的也是要打败那些她不如意的追求她的人,无论是公司一心想占她便宜的赵总,还是生意场上的其他男人,还是面前的男A。她一个娇好的女人追她的男人可以说成排啊,如果没有足够的本事应对那些痴心妄想、不怀好意之人怕是要吃亏了。龙珺认为,从目前训练的情况看,她不一定会输给男A,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好。切磋切磋,点到为止。

男A拱手:谢谢龙总。

龙珺:不必客气。



第二天清晨,习习凉风吹来,龙珺一身紧凑打扮,发髻高挽得结结实实。

拳击馆早已来了好多人,擂台上空空荡荡的。人们围在擂台的周围,等着这一对拳手上台比武。因为昨天大家已经知道他俩的预约,男A事后向大家说了这事,馆里也做了安排。以武会友,切磋武艺,扬我中华神威,所以大家一一传开,便来了好多人。男A早已到了现场。

“龙总来了,龙总来了。”大家自觉让开一条路,龙珺走近男A:没来晚吧?

“没有没有。”男A满脸笑容,“我们恭候多时了。”

龙珺放好随身带的东西,扣好腕带。

俩人上了擂台。龙珺说:既然是切磋武艺,那就点到为止吧。

男A:龙总,今日虽然是点到为止,但还是请你拿出全部本事,分出输赢。

俩人按照武术比赛行规围着擂台先冲大家抱拳招呼。

然后俩人戴好了拳击保护设施,面对面站好姿势。

男A:龙总,你也知道大家都知道我爱你已久,多次想向你表白都被你婉拒了,所以才鼓起勇气今天用这种方式向你邀请。如果这次我赢了,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

龙珺顿时面红耳赤:你!你!油腔滑调。

男A:我说的是真的。我是真心爱你喜欢你。只是……

龙珺想了想,待渐渐恢复平静说:我们先比了再说。这个世界想娶我的男人很多,要么有真本事,要么我爱他。

男A:那好。龙总,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伤害到你。

龙珺:拿出你的真本事,点到为止。

男A:那好。我若输了,听你安排。

龙珺开始了攻势,开始时男A总是躲闪让步。

龙珺:婚姻不是儿戏,我会使出全部力量对付你,因为我不爱你。你也不用客气,老是这样躲闪。

男A:那好。

说着,男A也向龙珺发出了攻势。男A一心想得到心上人,所以使出了所有招数。开始时他俩比着还留有余地,男A见几成力气不能取胜龙珺,便加快了重力和速度。俩人的拳头一来一往,朝着对方的头部打去。一个招架抵挡防御,一个猛力攻击,两个人打得很是精彩。台下喝彩声不断。

这时台下进来一个人,戴着墨镜,然后挤了个空位看着台上俩人比试。此人是周远泽。

“加油,加油。”有为俩人鼓劲的

有为龙珺加油的:龙总,加油加油!

有为男A加油的:男A加油,男A加油!

戴墨镜的男人也跟着喊了起来:龙珺加油,龙珺加油!

由于他直接呼出龙珺的名字,格外引人注意。龙珺听此声音好生耳熟。

台下有人起哄:龙总若是看上男A就假装认输吧。男A你一定要赢,如果这次赢不了,你的心上人说不定明天就会被人抢去了。先下手为强,先下手为强!

俩人比试一阵,虽然都使出了真本事,但都点到为止没有伤着对方。他们两个人无非比的是技术和力量还有就是耐心。男A一心想取胜,无奈龙珺对她没有婚爱之心,更不会投入怀胞,防范极严,好长时间打了个平手。俩人额上也都冒汗,但还得比下去。

男A:我一定要取胜,只有胜过你,将来才能娶到你。

龙珺:休想。要想娶我,除非打败我。

男A加快了攻击速度,龙珺也想起了昨天练沙袋的情形,一招比一招快。快、狠、准。渐渐男A速度跟不上了,一不小心,头盔被龙珺打了下来。台下顿时喝彩声连片,夹杂着有人为男A的惋惜。

龙珺收势冲男A抱拳:承让承让。

男A取回头盔拿在手上窘羞的样子:龙总真是厉害。我回去再练,只要龙总一天未嫁,我就苦练到打赢你。

龙珺拭着汗水:你又何必执着。一切随缘吧。我们做朋友不是很好吗?

男A:我要你做我的女朋友。



龙珺摘下头套,露出姣好的面容,风韵犹存。芊芊楚腰,眉清目秀,举止端庄得体,看上去犹如二八佳人。周远泽心中赞叹:好美。不知底细的人还以为她是未出阁的大姑娘呢。明眸皓齿,眸光绵柔。

龙珺微微一笑,冲台下各位抱拳:谢谢各位捧场。然后又朝大家鞠了一躬。

此时,台下那个戴墨镜的高个子男人周远泽上了擂台,站在男A和龙珺之间,生怕他们还要打起来一般。

龙珺已经看出是周远泽。男A不知道周远泽是谁,以为也和他一样来与龙珺比试的。

男A问道:你来做什么?

周远泽双手垂着:朋友,看得出你刚才输了。我和龙总还有事情要谈。

男A霸气般说:这儿是擂台,你知道吗。那好,既然你上来了咱们也比试比试。赢了,我下台。

龙珺面有愠色:男A,你先回吧。这位是我的同学周远泽。

周远泽瞬间友好起来,伸出右手欲与男A握手:师傅,你好!

男A极不情愿地伸手与周远泽握在一起:我叫男A。你好!你也喜欢拳击?

龙珺抢过介绍:男A先生是我的拳友。然后又对男A说,他不会武功。

周远泽点了点头,然后拉起龙珺的手:我们走吧。拉走了龙珺两步回头冲男A一笑:再见!

男A无可奈何地站在擂台上,好久没回过神般,看着周远泽拉着自己的心上人到了擂台下。龙珺拿起自己的东西,周远泽又拉着龙珺的手拨开人群走出了拳击馆。

到了拳击馆外,周远泽放开了龙珺的手:你一个女人家怎么和一个男人比武,万一你输了被打伤了怎么办?

龙珺问周远泽:你怎么会在这儿?

周远泽看着龙珺笑道:你到哪儿我能不知道?

龙珺:你以前没来过这儿?

周远泽双手分开:是啊。没想到一到这儿就看到你跟人家比武。

龙珺:我们是切磋武艺。都是拳击爱好者。

周远泽开了个玩笑:你想当拳击冠军?

龙珺摇头。俩人说话间走出好远,到了停车场。

周远泽:怎么来的?我送你回去。我的车在那边。他指着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

龙珺:走来的。

周远泽又拉起龙珺的手:坐我的车,去公司还是家里?正好一路上我跟你谈点事。

龙珺:好。

俩人上了车,周远泽的车开出了停车场然后出大门到了街上。

龙珺看着正视前方开车的周远泽:老同学,说吧,什么事?

周远泽:我的心思你不是不知道。龙珺,我俩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大,又是同学。我从小就喜欢你,可是我不明白,你去了英国留学,怎么回来后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我知道,你现在的日子过得艰苦,所以一直想帮你。而且,我也想请你正视现实,一个女人必须学会保护自己,而选择可以依靠的男人才是最好的依靠。

龙珺反问:依靠?男人?

她忽然想起在哥伦比亚的日子,她和钟正善的恋爱和以后公婆孩子的许多事浮现在眼前。我现在的境况你不是不知道,自从爸爸去世,妈妈瘫痪后,我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庭。前夫和孩子以为我抛弃了他们,千方百计不让我见孩子。我找了海汉好久,还是没有找到,你说,我还哪有心思去谈情说爱。

周远泽:孩子的事急不起来,我和你一起寻找。这些年我做生意,也老往国外跑,那儿积累了一些人脉,相信我们会找到孩子的。

龙珺含着泪水:谢谢你,远泽。

周远泽笑道: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从小到大我最了解你了。



龙珺对工作十分认真。李辰送来一叠资料向她汇报了工作。

龙珺看了看资料:李助理,北化目前的情况你有什么打算?

李辰恭恭敬敬的样子:个人打算,我还没细想。

龙珺:钟正良就是收购了公司,开始对公司人员也没掌握,这个时候是不会大换人的。

赵航的秘书敲门进来:龙总,赵总请你到她办公室去。

龙珺:你先过去,我稍后就到。

李辰担心的样子:龙总,会不会?

龙珺起身把一份资料交给李辰:你去把报表弄好给我。然后拍了拍李辰的肩膀:没事,干好你的工作。

李辰:是。

龙珺走出办公室。

赵航坐在他那很大的红色办公桌边,指着旁边的高档椅子对站着的龙珺说:坐。

龙珺:赵总。

赵航摆了摆手:龙总,公司的目前情况你也知道了。我与钟氏正在谈转让公司,也就是说钟氏要买我们的全部股份。

龙珺双手交叉在双腿间:这个我知道。

赵航起身坐到龙珺身边,翘起二郎腿:我知道你对公司很尽力,我很感谢。而且,我个人也很欣赏你,本想把你提升为常务副总的,但是大环境和国际贸易气候的影响,公司近年来亏损很多,所以为了公司人员有更好的前途,我不得不把公司转让出去。其实我也舍不得转让公司。钟氏经济实力雄厚,在国外又是大财团,无论是项目和管理都有亮点,所以,公司转让给他们,至少可以保住大家的饭碗。

赵航抓住龙珺的手,龙珺想抽回,但没有能够:你在公司一直干得很认真很出色,我得好好谢谢你。以后,还和以前一样好好干,我和钟总说好了,你的职务不变。他也极其欣赏你,千方百计留下你。

龙珺:谢谢赵总美言。



一家餐厅内,钟正良早已坐在酒桌边等待着龙珺的到来。

35岁的钟正良穿着一声黑色礼服,打着蝴蝶领结,显得潇洒万分。钟正良的头发油光可鉴,由前向后梳着。他的一手两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烟。可以看到他夹烟的手指上套着一枚价值不菲的戒指。两只手腕也套了名贵的菩提串手链。现在菩提手链颇为有钱人时髦,是有钱人的象征之一。酒店的灯光金黄色一片,精致的装潢很是派头。钟正良一边抽烟一边埋头看着手机屏幕。钟正良发了定位给龙珺,并说在一楼大厅等她。

过了一会儿,龙珺挎着鳄鱼皮包进来了。

龙珺接到钟正良的邀请信息后,一直想着钟正良约她的目的,所为何事。若非私事他不会只约她一个人来的。

对于钟正良的为人她早有耳闻,除了生意方面略逊于他的大哥,也就是她的前夫钟正善,其他方面几乎是有过之而不及。特别是泡女人方面,是个不折不扣的好色鬼。

钟正良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龙珺来了。他放下手机起身相迎:嫂子,来啦。

龙珺:钟总,为什么约我到这儿来?

钟正良笑容满面:嫂子,我与北化谈收购,知道你在这儿,一直没时间招呼你,今天才有时间啊。

龙珺把包放到桌上一边,坐下:小叔子想谈什么事。

钟正良看着龙珺,觉得比以前美了般:想不到我和嫂子在公司巧遇。嫂子可好?

龙珺:谢谢小叔子关心。还好。

钟正良:我约嫂子来今天只谈些家事,主要还是想了解下你们当初的情况。

龙珺见钟正良直勾勾看着自己,心里有点发慌:小叔子,你问吧。

钟正良关心道:嫂子,饿了把,先吃饭。吃了饭再说。

钟正良又喊来服务员:服务员,上菜。

服务员送来酒杯和菜,以及两瓶法国葡萄红酒。钟正良打开酒瓶盖欲给龙珺倒酒,龙珺用手去挡,不巧手握在了钟正良的手上,不觉面颊发红。

钟正良:我知道嫂子不喝高度酒。葡萄酒不错,喝点。

龙珺摆手:我不喝酒。

钟正良端起刚刚倒满酒的细腰酒杯放到龙珺的面前:嫂子还和以前一样很美,难怪大哥当初看上了你。

龙珺看着钟正良疑惑起来:果然是个花花公子,以前传言不假。他会不会在打我的主意?龙珺的心开始怦怦跳了起来。孤男寡女一起喝酒别人会想什么?虽然以前自己的应酬很多,但是,她和小叔子今天的聚会心情多少有点不好。原因,她之前跟钟家的分歧很大。

龙珺:海汉怎么样?

钟正良举起酒杯:嫂子,喝酒,吃菜。我来北化,一直还没时间与嫂子聚会。虽然你和哥哥离婚了,但你毕竟是钟海汉的母亲。

提到海汉,龙珺的泪水就流了下来,又问了一句:海汉还好吗?

钟正良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边嚼边说:还好。她的继母一直对他照顾得好好的。

龙珺急不可待地说:我想立即去看海汉,告诉我他在哪儿。

钟正良摆手:嫂子不要急。你这会去大哥肯定不让你见到海汉。再说,大哥也吩咐钟家大小,不许向你透露海汉的任何消息?

为什么?我毕竟是海汉的妈妈,我有看海汉的权利。

钟正良:嫂子,孩子现在大了。十几年了,你也认不出来了,孩子也不认识你。再说孩子不是很小,他有自己的主张。而且,钟家现在还不想让你见孩子、认孩子。

龙珺赌气道:好,你不帮助我,我自己去找孩子。

钟正良:嫂子莫急,这事得从长计议,毕竟当初是你——钟正良打住下语。

龙珺:你说怎么办?

钟正良:眼下我要接管北化,所以还请嫂子帮帮我。等这边基本稳定了,我再带嫂子回去看海汉。

龙珺沉默许久。钟正良又说:我想知道当初你为什么要抛夫弃子。当初你怀孕时坚持要孩子,大哥开始不想要,后来还是依了你。以后为了定居的事,我也知道你和大哥有分歧,但大哥还是容忍着。那天海汉在家大哭吵了邻居报了警,爸妈认为你们年轻才把海汉要过去抚养,但后来大哥还是把孩子要了回去,为此还跟爸妈心里有了隔阂。只是以

后你独自离去,大哥才和嫂子嘉玲结婚,并有了钟梅。

龙珺哭泣起来:当时我虽然对钟家有点恨,但不是我离开的主要原因。主要还是父亲突然病重,母亲又瘫痪,我不得不回国照顾父母。后来父亲去世,母亲又需要住院,如果我带着孩子回来也照顾不好他,所以一是情况紧急,二是也是实在迫不得已才离开海汉的。

钟正良点了点头,拿起纸巾给龙珺。

可是,以后……?

龙珺接过纸巾:以后母亲离不开我照顾,我也多方打听海汉消息,但是你们钟家就是不肯让我找到孩子。

海汉现在大了,以后你会有机会见到他的,嫂子放心好了。

龙珺点头。



龙珺听说孤儿院因运营问题最近使得孤儿院濒临倒闭,心里非常着急。所以当孤儿院公布慈善基金项目招标时,龙珺决定前往竞标。她喜欢孩子,因为她深知孩子缺少母爱的痛苦。十几年来她备受失去海汉的情感煎熬,对海汉的愧疚,海汉不在身边,所以一心想把这份爱献给孤儿院的孩子们。

龙珺几乎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去看孩子们,因为她喜欢上了这些孩子。当她听到孤儿院的处境时就决定去援助孤儿院,尽量使孩子们能够过上快乐的生活。

第二天清晨,她依然练完拳来到公司。这位因对工作敬业被员工们称之为女魔头的副总,到公司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去竞标孤儿院基金项目,不能让那些孤儿们生活受到影响。

李辰说:龙总,我陪你去。我知道,别看你平时对我们那么严厉,心肠象是铁般,可看到孩子们有困难,心却很软。

龙珺点头:今天那边竞标,我们走吧。

李辰简单收拾了东西随龙珺来到竞标办处,其中薇薇安也在场。龙珺与薇薇安熟悉,知道薇薇安是周远泽亡师的女儿。因为周远泽的老师生前对周远泽很好,结果在临死前把薇薇安托付给了周远泽。周远泽为报师恩,对薇薇安照顾有加。

当负责竞标的工作人员宣布竞标开始时,龙珺一心想竞标成功,偏偏薇薇安跟她较上了劲,只要龙珺出价,薇薇安总是打着周远泽公司的名誉把龙珺的价压了下来。

薇薇安心里说:龙珺,我看你以后还跟我抢周远泽。我知道,周总一直爱着你,你们是同学也是早期的恋人。可是现在我们是情敌,因为我爱的是周远泽,所以我必须要打败你,才有可能争取到周远泽。

薇薇安争取周远泽的方式就是每次她把龙珺的竞价压在下面。

龙珺无奈,只得把竞标的情况告诉了周远泽。

周远泽说:薇薇安去竞标我一点也不知道,都怪我把她宠得这样。

龙珺说:我很喜欢孤儿院的孩子们,所以你能不能让薇薇安不要跟我抢。

周远泽道歉:龙总,实在对不起。我根本不知道薇薇安以公司名誉去竞标。我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瞒着我去竞标。我马上终止她的行动,放心吧。

薇薇安回到公司,周远泽极为生气:薇薇安,你怎么能擅自去竟标?

薇薇安说:是她夺了我的人。如果不是她,你爱的人就会是我。

周远泽说:安安,我一直为了报答你父亲,所以一直把你当做亲妹妹。龙总是我最爱的女人。去,跟龙总道歉。

薇薇安撅起嘴巴:我凭啥要去跟她道歉,是她把你抢过去了。

周远泽有点生气:难道你看不出我一直在追龙珺吗。

薇薇安好不让步:难道你看不出我爱的人是你?

明天她在五台山团建,我带你一起去看看,必须当面向龙珺道个歉,我们以后业务上还需要她支持呢。

薇薇安含着泪水,好委屈的样子。



龙珺的公司在五台山举办答谢会,果然薇薇安在周远泽的压力下向龙珺道歉:龙总,对不起!我不该搅黄你竞标孤儿院的基金项目。

龙珺心怀坦荡: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提了。



下班后薇薇安心里一直不快,便去了酒店,钟正良也在那儿看着她出神般。

薇薇安以为钟正良是出台的鸭子,拉着钟正良:来,给我倒酒。

钟正良见薇薇安容貌娇好,既然有女子主动示好自然愿意:好,小姐,我陪你喝几杯。

两个人推杯换盏,钟正良由于不胜酒力,加之在女人面前充当好汉,喝了好多酒,最后喝醉了。

薇薇安满眼星花,指着钟正良:小白脸,原来你就这么大本事,还不如姐姐呢。姐姐都喝了这么多酒,可你一个男人才喝了几杯就不行了。

钟正良口齿不清也说着酒话:嗯,嗯,我还没喝够呢。喝,再喝。……哥俩好啊。钟正良东倒西歪划拳,

薇薇安心里说:周远泽,我,我叫你让我向龙珺道歉。你知道吗,我有多爱你,可是你一点也不爱我。好,好,今天本姑娘就要报复你,和这个鸭子睡觉。

薇薇安醉熏熏叫来服务员:服务员,我要包间。

服务员:有的。

薇薇安和钟正良相互搀扶着进了房间。

薇薇安第二天醒来,发觉昨夜自己在酒精的作用下睡了钟正良。钟正良还没醒,于是留下一叠钞票走了。



Team construction.龙珺说,今天我们团建小组正式成立,我相信以后在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努力下,我们小组的业绩一定是辉煌的。

钟正良和赵凯等人热烈鼓掌。

钟正良说:我们钟氏集团此次收购北化集团,相信在大家以后的共同努力下,北化集团的发展一定是辉煌的。

赵凯:放心吧,有龙珺,北化就不会落后。

钟正良:看不出龙珺号召力这么强,人才人才。听说她的母亲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她的负担也够重的。要忙工作还得分心照顾老太太。

赵恺:是啊。

会后,龙珺来到钟正良和赵恺面前:抱歉,我妈住院需要照顾,我先走了。

赵恺和钟正良点头。然后钟正良对赵恺说:我一会也去看看。

赵恺想了想:我也去。龙珺在北化工作这么长时间,我这个当领导的确一次也没去关心过她母亲,真是愧疚。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了,等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钟正良:好。



龙珺风尘仆仆地赶往医院。

医生见到龙珺:你是患者的女儿?

龙珺点头:是,医生,我妈病情有好转吗?

医生:年龄大了,生病的时间又长,虽然有所好转,但彻底治愈很难。现在还出不了院。哦,我查了下,你妈的预缴费还不够,请你及时补足,以免影响对你妈的治疗。她这个时候药是不能停的。

龙珺:好的,我这就去补足。谢谢你!

医生:不客气。

龙珺给母亲补足完住院治疗费,回到病房,正好钟正良和赵恺手上提了些补品到了病房门口。

龙珺:是你们!这是?

钟正良:哦,嫂子,听说伯母在医院,我们一直没来看看,今天和赵总正好顺道,所以就来看看你妈了。

龙珺:客气客气。谢谢二位。

赵恺:龙总,我们也知道你虽然之前工资不低,但你妈长期治疗花费也大,以后需要帮助,就跟我们说。

龙珺:不用客气,不用客气。谢谢,谢谢赵总和钟总。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