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那个女孩
作者:李正斌
 
        昨天是国庆假期的第三天,在家搞网站内容,由于不太熟悉上视频的缘故,费了好大力气总算是摸到一点门路。但也由于时间久了,精疲力尽一点也不夸张,所以就去家不远处的图书馆看书。
        戴着耳机听收音机,思想不再胡思乱想,一路走进了图书馆。本想去查阅一个朋友请我策划的二十集纪录电视片的一些背景资料的,偏偏一进图书馆二楼的南边阅览室,看到一本介绍西域的书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图书馆已到人满为患的程度,也很幸运在里边找到了一个坐位。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个大学生女孩,戴着编织帽,到象是一位华侨。女孩的桌面上摆得满满的,有饮料和袋子吃食;有两个(一大一小)夹资料的夹子,还有英语课本、笔、白胶纸以及手机。她正在做着英语作业。我偷偷看她,女孩长得不错,细细嫩嫩的皮肤,穿着不太艳丽。起初女孩察觉到有人坐在旁边,下意识地把她靠近我这边的东西拢了拢,然后看了我一眼。女孩可能是感冒的缘故,鼻子抽得厉害,不停地用纸巾醒着。我也许是因为她感冒的缘故,便关注了起来,看着她。女孩意识到我看她,也便看了我好久,大有不放的缘故,似乎等着我说些什么。我很腼腆的样子,第一次与她认识,不知底细故而只是安静地看着,但最后妥协地撤离了目光,只是心里有点关心起她来的感觉。我心里说着:感冒去买点药片吃吧。女孩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以后又好多次目视着我,大概希望我说些什么,拿起手机看微信又放下看我,她想告诉我什么呢。可是我没有勇气去说什么,倘若熟悉了我会说:咱门留个联系方式吧。也带了名片盒,从上衣口袋里放到桌上,是希望女孩要一张。我也曾想主动给她一张,好方便以后联系。潜意识里 ,我想到了什么,但实在不敢去想。那女孩很有与我认识的动作,我只好故作不知,也是怕唐突尴尬的缘故。女孩后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把笔弄掉到了我们之间的坐椅中间的地板上,我想替她捡起来,她自个儿去捡了,其实并没有碰到我什么,她却礼貌地双手合十连说了两声对不起,我回了句没事。这是我俩第一次说话。以后女孩两次出去了又回来,我们也是这样时不时看着对方,猜想对方的心思,或者找些机会亲近。无奈到了五点,图书馆喇叭响了起来,说大楼正馆快到闭馆时间了,请大厅的读者离开,或有需要继续看书者到夜间敞开的北门图书室或是东边的晚点图书室看书。我不得不离开,把书放到书架时向女孩看去,女孩依然站在那儿低着头。
        我直到走出图书馆南门,也没看到那女孩,只是期待下一次见到她慢慢熟悉起来。
 
 
                                                                                                南京


国庆节
作者:李正斌
 
       在这个金秋时节,恰逢几个重要的节日,有中秋、重阳、国庆。而这几个节日都是非同寻常,均有团聚喜庆的气氛。这几个喜庆气氛的节日去年我都没有回老家,不是因为忙,而是距离远些,且大家都住在几处。回去一趟,除了路费等需要多花钱,而且委实不太方便长时间住在一处,就是回去,也仅能在一起吃顿团聚饭罢了。但我没有回去着实心里不安。而另一个没回去的原因是在这国庆假后不几天,我是必须回去的,正好借此机会与家人聚聚叙些家常。所以早早打去电话告诉家人,并代我向年迈的老人问好并说明此意,老人会谅解的。
       我这次来南京四年了,没一个中秋和国庆在老家过的,老人到没有生过一次气。到是去年的母亲九年祭日我没能回去,老人家心里是不快活的。今年的清明节我没能回去,幸好家里人早给我说明了原委,老人家才没有不快。
       人老了,脾气却如同孩童般,若是遇到不顺心的事,生气或是赌气便会发生。在我来南京的这四年,我一直心里不安。不安不能在家多陪陪老人,一年到头,也只有过年回去时间长些,十天左右的样子,平时难得回去,偶尔回去也只能住过一两个晚上。我知道老人家是一天比一天变老,也就一天多一天与我们在一起的时日不长。我几次对老人说,要不到南京来住上些时,他摇摇头,不去。他知道城里对他而言是陌生的,没有小城或是农村自由,二来人老了恋家的缘故。我只好作罢。上次回去时,在我回南京的当日老人也就从农村的二姐家去了县城住。
       我在南京是时刻担心他的,这么大年龄的人说不定哪天就会发生什么。母亲就是这样的,她是站在平地上抬头摘一个蔬菜大概目眩头晕摔倒后就住进了医院,月余便离开了我们。我尚未来得及尽心,所以一直不安。也许是母子感应,我不知多少次触景生情想起她,不知多少次在梦里与她相见。尽管母亲去世今年整整十年,那年的十月六号的早上,但时至今日我常常想起她。我还记得那天从小城赶到家时,母亲的身体还是温温的,眼角挂着泪水,一想起这情形我就忍不住流泪。也许只有人去时我们才懂得珍惜,回忆起往日的好来。我想这也是我这对她愧疚的缘故,所以时隔这么久还如昨日般时常想起她,尤其是梦里常常梦见。
       其实每次的国庆长假,我都过得不快,时常因为想起此后母亲的祭日,所以也就没了兴致游玩,宅在家里搞些电脑上的事,或者看看书写些稿打发时日。
 
                                                                               南京大行宫


设想老年生活
作者:李正斌
 
        这一段时间,不知为何总想起老年生活来,是否人到了一定程度这种老年的规划就会浮出水面。在大城市工作生活久了,有些时候真的向往农村生活呢。当然,我想象的农村生活还是跟别处不一样的,城市的繁华热闹固然是好,但那是年轻人或是精力旺盛的人的生活。老年人,喜欢清净清静,也由于大脑反应慢,生活节奏跟不上这个省城生活了。况且外出也是诸多不便,车来人往,或恐被车撞了被人挤了,摔个跟头那就麻烦了。况且城市嘈杂的氛围和空气的不够新鲜会给老年人带来诸多麻烦,所以向往农村的生活。在农村你可以尽情呼吸新鲜的空气,可以在空旷的田野中打打太极,可以静静地看书,可以坐在二楼的窗户弹弹钢琴或古筝或吉他,或拉拉小提琴:梁祝,圆舞曲都可。或在院中浇浇花,种种菜。花地菜畦。在银杏树下打坐禅悟,看满树的各种果子:桃子,柿子等,赏各种盛开的鲜花,这样的晚年生活有何不好。陶渊明先生喜欢自由的田园生活,我又何尝不是,但年轻的时候不去打天下,赚钱忙碌那还会有晚年的幸福生活?
        也许,我想得太多。城市的多变心态还是污染太重,不及农村的纯净。前天,老家人打来电话,可能是狂风大雨的缘故,老家的老屋不堪负重,所以我想还是新建楼墅的好,况且我们也正一天比一天不年轻了,也该为老年生活做些准备了吧。
       于是,老家的建房搬上了桌面,入了议程。到那时在小溪小河边看日出日落,看朝霞和晚霞,冬天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看书品茶,抚琴一把,又怎么不能悠哉美哉!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