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长篇小说连载
 
走向明天的辉煌
作者:李正斌
 
        美丽是下午到办公室的,提着红色的拉杆大密码箱。一头的乌黑长发,长发披肩。较大而黑的眼睛,有一些乌克兰美女的范儿。
       人事部郭珊珊帮她安排好座位,刚落下屁股就想起美丽风尘仆仆来,在这大热的鬼天气里,喉咙应该冒烟了吧,需要喝点水呀。于是起身去饮水机旁取了印有非凡创意公司字样的一次性水杯,然后倒了半杯双手毕恭毕敬地递给美丽。
        美丽略微欠身双手接过,面露笑容地说:“谢谢郭经理,还劳你倒茶。”
        郭经理瞧着美丽美丽的笑容,倒真有点小溪潜纹的微波荡漾。于是微笑着说:“这儿不比餐馆酒楼,也不比家里,有冰红茶什么的冷饮,真的不好意思,让您喝白开水。”
        美丽有点不安的样子:“您太客气了,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郭经理不置可否,又是微微一笑:“等会我请我们何总与您见个面,你们彼此也好打个招呼。”

                                                                                                     (未完待续)


(节选自长篇小说:《我的最爱就是你》)
 
李正斌

宁姐正恍惚间,忽觉超凡来到她的身旁,搂着她,在她耳边轻声道:“宁姐,我爱你。”
宁姐娇羞道:“凡,我也爱你。”
超凡搂紧宁姐:“一生一世我只娶你一个。”
宁姐回道:“一生一世我也只嫁你一人。”
超凡无比高兴地抱起宁姐,宁姐轻飘飘的样子 ,好生幸福。
宁姐闭着眼睛,忽然看见天上飘下许许多多的花絮,仿佛间她身着美丽的婚纱,美若天仙。
然后,她与超凡恩爱在一起。
再然后,宁姐的思绪又飘到另一个地方。
超凡回到a市,忽然一病不起。
“宁姐,宁姐。”超凡轻轻唤道,“宁姐,宁姐,你在哪儿?”
超凡千呼万唤也不见宁姐,听不到宁姐的声音。

象是一个幻境般,宁姐看得一清二楚,呼道:“凡,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可是超凡一点也听不到 ,迷迷糊糊地絮叨:“宁姐,你在哪儿?我、我快要死了,很想见你一面。”
宁姐伤心欲绝,欲飞奔到超凡身边,可是身体顿时软绵绵的,只觉四肢无力,就连爬行的力气也没有。
超凡仍旧一个劲地喊着她的名字:“宁姐,我渴,我饿。”
宁姐哭道:“凡,等等我,我来了。”
然后,超凡渐渐声音乏力,然后闭起了眼睛,再然后猛然间头一偏,没有了呼吸。

宁姐声嘶力竭地大哭:“超凡,超凡,你不能死,你等等我。”正大哭间,宁姐醒了,只觉泪流满面湿了枕巾。原来是一场梦,宁姐长呼了口气。到底又牵挂起了超凡。

雨过的b市,空气十分清晰,p2.5指数优。窗外传来清脆的鸟鸣声。宁姐来到窗前,拉开了窗帘,推开了铝合金玻璃窗,一阵阵新鲜的空气扑鼻。清风徐徐吹来,好生凉快爽爽。她习惯地用手轻轻拍打着脸颊,看着灰蒙蒙色的窗外,树儿依旧枝桠茂密,几只鸟儿啾啾私欲,似乎在向她问候。阳台上的几盆花羞色得很 ,微微昂着头,似乎思索着什么。
 

“山也青,水也清,湖岸杨柳谁动情。思也深,念也深,日日夜夜牵挂谁。”超凡在湖边的鹅卵石路面上散步,看着两岸的青青杨柳不禁思绪万分,随口脱出这么几句。
大概由于子云和倩雯及他三人才在湖岛相遇的情形,超凡受了子云的感染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宁姐。拿自己与子云相比,子云热恋倩雯之深,好比自己热恋宁姐之深,只是情境不同罢了。
超凡不禁叹了口气。子云尚能与倩雯在一起,可是自己呢,只能望湖兴叹了。也许这是命运的捉弄,是上天的安排。他不是一个唯心主义者,但无可奈何之际,意识形态中的上天自然是个寄托是个由头。
刚与宁姐在b市认识时,宁姐是公司的秘书。那时,超凡刚大学毕业,到宁姐总公司的分公司实习。由于喜欢文学,喜欢新闻写作,那时分公司一个老机修师傅也喜欢写些文章,得知超凡喜欢文学后便靠近超凡,自然俩人因共同的爱好很谈得来,成了朋友。机修师傅姓沈,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此后他推荐了总公司的报纸。总公司很注重宣传,办有工会杂志和公司报纸,每期都有文艺作品刊登。

公司很注重人才。新闻通讯,诗歌散文,小说书法绘画等办得一点也不比政府报刊逊色。别看是一家大型集团公司,级别并不亚于一个县级级别,所以报刊也有合法的批文。甚至,公司报刊上发表的文章书画作品作者,大多在文学届新闻届书画美术届都有相当的影响,象机修沈师傅这样的人才很多。
就这样,超凡送稿办事等机会认识了报刊编辑部、公司办行政部的所有人。第一次去公司时,编辑部没到上班时间。编辑部隔壁是公司办公室。那天办公室就一个穿着公司服装的女子,她就是宁姐。那时,宁姐也大学毕业不久到公司办任秘书职务,热情地接待了超凡。此后,超凡去编辑部的次数多了,与宁姐接触交往的机会也多了,渐渐地变成了熟人。后来宁姐了解了超凡作品的责任编辑宋小姐,细读了超凡的好多文章,有诗歌,有散文,而且发表在副刊版面最显著位置的作品较多,自然很是欣赏他的才华。俩人越来越熟,也越来越互相欣赏,渐渐地产生了感情,成为了恋人。往往负责超凡文学作品的是一位叫宋红新的女子,大约比宁姐大一点,文采也不错,尤其重点推出了超凡。当然,私下里宁姐也起了些作用,因为宁姐和宋编也是很好的闺蜜。

宁姐的气质深深吸引了超凡。那时,宁姐扎着两个羊角辫,约一米七的个儿,窈窕楚楚,眉清目秀,出落得美丽大方。上班时穿公司服装,下班就换成时尚的服装,谈吐间不失大家闺秀的高贵和文雅。宁姐对农村长大的超凡的好感要远远比同龄男子高出许多倍。超凡的朴实勤奋和真诚善良以及才华是宁姐对他最欣赏最好感最直接的地方。
后来,俩人的感情越处越深,常常在花前月下的湖边、街上、山上同来同往游山玩水,好生亲热。
同是新生代计算机网络时代的宠儿他们,微信、qq、微博、短信、通话几乎都派上了用场。早上一个早安,晚上一个晚安几乎每天都有,更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宁姐大超凡三岁,超凡以姐姐称之。后来,由于超凡为分公司出差出了事,与分公司就医疗费等补偿问题有很大分歧,所以告到了总公司。此事宁姐也无可奈何,只是暗中支持超凡。宁姐的真心真情深深打动了超凡,俩人的感情越来越深,超凡深深爱上了宁姐,宁姐也深深爱上了超凡。后来,宁姐和超凡热恋的事被宁姐的父母知道了,宁姐的父母在得知超凡的出身背景后极力反对他们继续交往下去,给了宁姐很大的压力,使宁姐深为痛苦。在这种情况下,超凡不得不选择离开宁姐。他觉得自己的离开是宁姐痛苦的最好解脱,尽管他舍不得离开宁姐。记得那日俩人在湖边分手时,宁姐哭得天昏地暗,超凡也哭得悲痛欲绝,俩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真是难舍难分。
“凡,b市这么大,你就不能重新找个工作留下来陪陪我?你走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宁姐伏在超凡的肩上抽泣着说道。 

超凡轻轻拍着宁姐的后背:“宁,别哭,不哭啊她,别哭伤了身体啊。你看,你都哭沙哑了。”
宁姐仍旧一个劲地抽泣:“我舍不得你走。”
“是,是的,我也舍不得离开你。你是一个孝女,如果让你与我远走高飞或是浪迹天涯是对你父母的不孝。不过,你放心,你爸爸妈妈现在这样,也许等我有了很大的成就了,他们就会同意了。他们这是要你好,我们又何必拒绝,忍心拂了他们的好意呢。如果我继续留在b市,是无法消除你爸妈对你的管束,势必会使你更加为难更加痛苦。也许远离你,让你忘记我是最好的解脱。而且我相信,我会成功的,会有辉煌的时刻到来,到时,他们也会同意的。”
宁姐只得乖乖地点头:“那你留在b市就不好吧。”
超凡又轻声重复道:“如果留在b市,我俩还是这样好,你爸妈能够理解吗?而且对你来说,处在这样的为难之中怎么会有就幸福?我想去a市,a市是个大城市,会接触到更多的有名气有影响有成就的人,对于我的将来发展肯定会比在b市好。到时候你爸爸妈妈同意了我就再回来,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结婚了。
宁姐止住哭泣:“好吧。只是你到了a市,一个人要千万小心,在那儿我也帮不到你,照顾不到你。”
微风吹拂,湖边的柳条微微摆动 湖水清澈,鱼儿游来游去,好生自由。”
“你看,这些鱼儿多么自由!”
宁姐依偎在超凡的肩上朝湖水中看去。
俩人坐在湖边的石头凳子上很久很久,望着湖中来往的的船只以及美丽的灯光和夜景。胡风吹来,一种快意。
      
       不几日,超凡来到了a市,微信是他们传递心意的重要方式。超凡在微信中发道:徐徐清风吹,长柳漾湖面;此湖非彼湖,萧萧复萧萧。
宁姐收到遂发道:历历往事中,湖边成双对;柳条长又长,思念深又深。
超凡遂含泪发道:独自在异地,时刻把姐念;夜梦步红尘,揽得美人归。
宁姐则低泣起来,发道:君在异地,我心独居;湖风吹拂,不改初衷。
超凡道:梦醒时分意沉沉,尤似醉酒愁更愁;挥毫书写心中话,长叹命运多劫难。
宁姐劝道:君若有情当奋发,何必只求今日渴;来日辉煌荣耀归,便是双燕共欢时。

超凡到了a市一些时,因将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也就一时忘记了以前的痛苦和烦恼。如今,又认识了倩雯和慧娟,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日将这些情况告诉给了宁姐,宁姐说了句“不必等我”,遂附了一封简短的信:“凡,我的现状告诉我,你我未必有结果。即使有,也不知等到何时。人之青春之短,当珍惜。如果有中意的女孩子,且谈无妨,于工作事业和身心健康都有好处哦。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好。虽心系于你,但感力不能及,很是遗憾,且无良策。
千万莫负了人家,千万莫浪费了青春年华。至于你我将来,且看缘份 。切记切记!
珍重珍重!
                                                                                                                                                 宁姐
                                                                                                                                               年  月   日b市

超凡读罢宁姐的微信,依旧泪水连连。
宁姐,我最亲爱的,世间象你这么心境豁达的女子少之又少。今生今世,无论是什么情况,我依旧一往情深地爱你。倘若有缘,是我人生之大幸;若无缘,命中注定我谁也不怪。祝每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爱你的凡                                  



(节选自中篇小说《花季中的雨季》)
李正斌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一个清丽的歌声响起。周伟伦循声望去,却是一个清丽的小女孩,理着童子花,穿一身淡淡粉红色连衣裙,玉手握着麦克风,对着屏幕附和地唱着。
女孩珍珠般的眼珠眨着,给人的感觉是天真、浪漫、聪颖、纯洁。
“我从天上来,你的朋友……”周伟伦等女孩唱完下句和道。
女孩停止唱歌,向舞厅中寻去。此时,周伟伦正向她摇手示意。女孩打量着眼前的男孩,高高的个儿,白皙的皮肤,略微瘦削的瓜子脸,乌黑的眉毛下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薄唇、略显高隆的鼻子,一幅调皮捣蛋的神情。她不认识他。再看男孩的衣作,上身穿着蓝白相隔的短褂儿。女孩虽然厌恨男孩的捣蛋,但心中却为男孩的风度产生了好感。他叫什么名字?她能问他吗?她又能怎样问他?一个女孩儿是从不轻易碰男孩的。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意思。”在舞厅内另一角一个微微胖矮的女孩站起来冲男孩这边指责道。
“喂,小姐,你说话可要负责。”男孩毫不让步。
“我负责?你好无赖。”那女孩骂道,但嘴角却微露笑容,“你欺负人,欺侮我们小姐,搅得人家一点兴趣也没有。”
那个唱歌的女孩回到了那指责周伟伦的女孩身边,然后坐下了。此时,唱歌的女孩眼睛里闪着泪花。她本不该这么委屈的,是因为刚才被王露露的抱不平感化了,反而显得有所委屈了似的。
“谁欺侮你们啦,你这人真凶。林妹妹,别哭了,对不起。”周伟伦先嬉皮笑脸地指责王露露,然后真诚向唱歌女孩道歉。
然后,周伟伦恶狠狠地瞪了王露露一眼。王露露吓了一跳,心说:你想吃人啦,我才不怕呢。但到底心里有点虚,怕周伟伦冷不丁捅自己一拳,或打一记耳光,连忙逃到唱歌女孩的身边。
“我叫周伟伦,是市A中高三学生。”周伟伦郑重介绍。
女孩不再羞怯,礼貌地起身,用那清碧小溪般的眼睛再次打量着眼前的美少年。真棒、真英俊、潇洒,女孩心里由衷的赞美。
“没关系。”女孩好久才讷讷地说。
“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周伟伦觉得女孩飘过一阵香味,问唱歌的女孩。
女孩有一头乌黑的柔发。假如是一头瀑布发才更好看呢。他的眼睛移到女孩的发上。
女孩心想,人家已介绍了,自己不能不回答呀。她不想做一个没修养、没礼貌的女孩。
“我叫傅丽丽,别人都叫我丽丽。”她说着,两只小手绞在一起,头低垂着,“在读B中初三。”
“你今年十五岁吧?”周伟伦试探着问。
丽丽羞怯般回答:“我今年正好十五岁,今天正过生日。”
“我十八岁。”周伟伦不等丽丽问,自我介绍说,“我们可以交朋友吗?”
“当然可以。”女孩的声音高了些,在点头的当儿郑重而又斩钉切铁般说。
“我当你们的见证人。”王露露雀跃着倡议。
周伟伦不再恨她,因为她是丽丽的好朋友。
丽丽斜眼扫了一下周伟伦和王露露,忽地双颊绯红。
“很欢迎。”周伟伦伸出友谊的手。
王露露不避众人握了握,甩开了。“够哥们。”王露露一口江湖习气,然后冲周伟伦那边的男孩招手道:“周伟伦,不妨将你们的朋友介绍过来,大家坐到一起。”
那几个男孩婉拒了。因为他们并不想去凑这份热闹。其中一个男孩还小声评述王露露:“这妞有点风风火火的。”
当然,周伟伦并没有要王露露邀请,自个报名加入了他们的队伍。王露露找了张椅子放到丽丽身旁,让周伟伦坐下。然后,王露露冲经理嚷道:“喂,老板,重新卡拉。”
瞬时,微亮的舞厅里响起音乐声,镁光灯旋转着摇曳着七彩之色,将整个舞厅摄入了幻境。银屏上是个清纯的少女,唱着一首情歌。少女象是一个十六岁的学生,因为少女全身是学生打扮。但少女的歌声很甜、很脆、也很清纯。少女大概唱的是◆■▲★的歌。
这边,丽丽的桌上摆好了生日蛋糕,还有十五支闪亮的红烛。烛光摇曳,被七彩的灯光拂来飘去。桌上还有果品、糖品类。女孩子们边看荧屏边品着吃物,一时大家说说笑笑。周伟伦夹在女孩当中,一时感到很别扭。
过了一会儿,王露露要求大家一齐唱祝贺生日歌。于是,歌声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女孩子们将自己的礼品送到丽丽面前:有鲜花,也有精美笔和日记本等。
丽丽站起身飘了飘万福,说:“谢谢、谢谢!”然后吹灭了红烛。
周伟伦因没任何准备参加丽丽的生日,所以,当大家拿出礼品时不免踌躇起来。好在周伟伦的大脑反应极快,之后想起身上有枚翡翠,便从脖子上摘下,双手给了丽丽。丽丽一时脸红脖子粗,不敢收。最后还是露露嬉皮笑脸说:“不好不收,不能拂了人家的好意。既然是朋友了,大家还是随便点好。”这样,丽丽才小心翼翼地将翡翠放进包里,顿时心底涌起一股热流。
玩了好一阵,一直充当整个生日宴会的主持人——王露露宣布回家,大家也才步出舞厅酒吧。到了门口,丽丽的许多朋友跟王露露和丽丽打了招呼后离开了,那边周伟伦的朋友是打着唿哨从女孩子面前旋风般离开的。王露露是在只剩下丽丽和周伟伦俩人时朝丽丽挤眉弄眼要离开的。丽丽不让,才被留了下来。后来,丽丽和周伟伦各留了家庭和学校地址,三人走到十字路口才分道扬镳。
 
 
 
2
 
“丽丽,你的信。”王露露边跑边喊。
“你骗人。”丽丽娇嗔。她向丽丽的手上搜寻,并没看到王露露拿了什么信封。
露露到了丽丽身边打趣道:“什么报酬?”
“你说给你什么报酬?”丽丽反问。
王露露略显肥胖的脸上渗出了汗珠。王露露很爱好体育,所以身材长得特别的棒。露露又说:“要求不高,买巧克力怎样?”
“巧克力?当然可以。”丽丽没加思索就答应了,“答应你了,快拿来。是谁的信?”
“还有谁的?男朋友的呗。”露露一副嬉皮相。
“嚼舌头。”丽丽伸出小手猛捶露露,“再瞎说,割了你的舌头。”
丽丽见露露玩世不恭的样子又问:“露露,说正经的,你是不是在骗人,我从来没谁写信给我呀。”
“骗你小狗。”露露收回笑容,一本正经地说。
丽丽这才相信。“那拿来呀。”丽丽伸手去掏露露的裤袋。露露一闪身,躲开了:“当场兑现。”露露建议。
“我答应你,怎么会反悔?还是好朋友呢,这么不信任人?”丽丽装着生气的样子嘟哝道。
“好了、好了,小妹妹。谁让你是我的好朋友,小妹妹。”说着露露从牛仔裤袋里掏出了信塞到丽丽的手中,“给,说话算数。”
丽丽仔细看着信封,确实是自己的信。信封的下面落款地址是市A中高三(1)班。丽丽这才相信,确实是周伟伦的信,是那次那个刚认识的男孩写来的。


(节选自中篇小说《夏日情怀》)
李正斌


桥静静地横卧在湖面上,有一丝凉风习习拂面吹来。这时的 湖风很新鲜。小雨和倩倩靠得很近很近。
“小雨,你知道吗,八、九年来,我的心里一直很矛盾,一直装着你。”倩倩忍不住动了感情地说,“每当一个人在的时候孤寂常常袭来,我好想你,好盼你来到身边。可是,以后一切都成了梦影。你久久不来信不来电话,我想,你目光看得远,眼眶高,上了大学更是瞧不起我了,要不然,怎么连封信也不来连个电话也不打呢。”
湖水此时也是很静很静,似乎在侧着耳朵聆听着这罗曼蒂克的情话。小雨猛然一惊,问:“你怎么谈起这些来了。我知道你对我好,对我有情有意,可是当时,我也是面对现实呀。你说,我能放弃高考和上大学吗?你就不能替我想想?”
“我怎么没替你想呢。可是,我等了你好久。”倩倩几乎抽噎起来,感到十分委屈,终于控制不住感情的闸门“哇”一声哭将起来。
小雨被眼前这个深爱他的女人哭得有些心酸。他觉得确实有点委屈了她,颇为歉疚地瞧着她。
“她很美。”当他瞧着他这副伤心面容时,在这淡淡的月光下,白皙的姣好脸庞越发好看。她依栏而立,轻风吹拂,楚楚动人,犹如再世的西施。
“小雨,我爱你,你知道吗?”倩倩毫不保留地大声表露着自己内心狂热的激情。这是他从内心,从竭斯底里迸发出来的,象火山爆发一样,积蓄了千年万年的热量。她那纤巧的手紧紧握着小雨的手,站到他的对面问道。
“倩倩,你冷静点好不好?”小雨轻声说,“我也很爱你。可是……”他显得很为难,也很吃力。
“可是什么?”她问,泪水仍是夺眶而出。
“可是”小雨仍旧结结巴巴。
现实已摆在他们面前,象小雨这样的青年,拥有潇洒的气质,既博学多问,又能干,追求他的女孩,痴爱炽爱他的女人又何止倩倩一个呢。其实,倩倩早就清醒这点,但自从与小雨见面后,她想起了过去的一切,那种深埋在内心的爱再也无法抑制。
“小雨。”倩倩几乎是用嘶哑般的声音喊出来的。这是一个情感饱满、丰富的女人。一会儿她刚擦去的泪水又顺着脸颊淌下。让它淌吧,去宣泄内心的一切吧。
“倩——------!”小雨动情地抱住她,紧紧地。倩倩一阵哭泣。他没有意识到倩倩会这样快表露自己,跟高中时没有多大变化,这么坦荡,这么毫无顾忌。他掏出手帕去擦她脸上的泪水,轻轻的。此时此刻,他才觉得,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多么柔弱娇好的女人。“她太命苦了。”小雨内心为她感叹。
他们拥抱了好久、好久。倩倩一直在哭泣流泪,高耸的乳头在颤抖,全身在颤抖。她将头深深埋进他的怀里,但这时声音很弱。小雨觉得,倩倩是一个真实的女人。他听到了她心跳的声音,节奏很快,声音很脆。